她们的错杀,引导井冈山按照地丧失,开国后被追觉得革新义士

1929年元旦,毛主席在井冈山柏露会议上,就红四军出击赣南的问题,同红四军、红五军和湘赣边界各党、团领导负责同志进行讨论,当他在宣读中共六大决议文案的时候,却清楚得看到了文件上关于解除土匪武装的文字,因为事情紧急,再加上当时袁文才、王佐在场,毛主席便绕过了这个话题,转而以天气冷为借口中断了此次会议。毛主席为什么在念到关于文件中土匪部分的时候绕过话题呢?他为什么要避开袁、王二人而中止会议呢?这还要从袁文才、王佐的出身和经历说起。

袁文才与王佐,分别是红军时期井冈山上农民自卫军的领袖,袁文才是江西宁冈人,王佐为江西遂川人,他们二人都是贫苦农民出身,且都受过地主土豪的剥削和压迫。

袁文才少时曾入永新县禾川中学短暂读书,因为不愿接受当地土豪谢冠南的压迫,袁文才遂带领群众与谢冠南父子进行斗争。1923年,袁文才母亲为劣绅杀害,妻子被别人霸占,走投无路之下,袁文才遂投奔当地绿林豪杰胡亚春的麾下,便以打家劫舍、劫富济贫为生。王佐原为井冈山绿林首领朱孔阳的向导,1924年,他依靠仅有的一支驳壳枪,拉起了一支队伍,啸聚山林,因为王佐武艺超群,救济贫农,所以他也很得井冈山当地群众的拥戴。

1926年,王佐遭仇家追杀,万般无奈之下,是袁文才出手相助,并助其恢复实力,从此,王佐便唯袁文才之命是从,他们二人虽不是兄弟,却极为亲密。相同的出身,相似的经历,使得袁、王这两支武装融于一体,在官府和劣绅看来,袁文才、王佐是啸聚山林的顽匪,不过,在井冈山群众看来,他们却是劫富济贫的真英雄,是农军的领袖。袁、王二部在驻扎井冈山期间,曾受到过我党的改编,1926年,袁文才发动宁冈起义,袁文才就是农民自卫军的总指挥;1927年,袁、王所部攻打永新县城,成立赣西农民自卫军,袁文才和王佐又是自卫军的副总指挥。

这样的经历,足可以看出袁文才、王佐与一般绿林豪杰的不同,他们是在党的领导之下成立起来工农武装,暂时依附于井冈山,是为了以后革命更大的胜利。

袁文才、王佐领导的农民自卫军是井冈山第一支革命武装,秋收起义部队能上井冈山,也是多亏了袁、王二人的帮助。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逐渐认识到了武装革命的重要性,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先后爆发。

不过,初期的革命斗争形势,是以攻打大城市为主,所以工农革命军便屡屡受挫,直到毛主席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论断,革命的形势才大为改观。毛主席农村包围城市的论断,是以井冈山根据地的创建为事实依据的,而这就要说到毛主席和袁文才、王佐的战友情。1927年9月,起义部队在转战途中,毛主席收到了时任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的书信,在书信中,汪泽楷专门提到了宁冈县有我们党自己的武装,故而,当起义部队转移到三湾后,毛主席便很快派出地方干部上井冈山与袁、王取得联系。

面对毛主席诚恳的来信,袁文才、王佐起初有所迟疑,为了摸清情况,袁文才便派出了陈慕平、龙超清和龙国恩三位同志去三湾,并与毛主席会面。三湾会面,毛主席亲切的接见了陈慕平等三位同志,当他在了解了袁、王所部的具体情况之后,当即决定与袁文才在古城进行会面。古城,是永新宁冈之间的一个小镇,这里现今公路交错,与外界联系也比较紧密,不过,在当时,古城却是林木密布,人口稀少,便于隐蔽,正因为这一点,袁文才才将会面的地址选在了古城林家祠堂。

10月6日这一天,毛主席亲自带着几人到林家祠堂会见袁文才,而袁文才便在林家祠堂门口的小石桥上迎接毛主席。据随行人回忆,当时,袁文才一身长衫,颇有英雄气概,而毛主席呢,则对这位绿林出身的英雄非常钦佩,他们无话不谈,一直谈到了下午。当毛主席听说袁文才所部缺少枪支的时候,当即命令随行人员赠给了袁文才一百条快枪,嗜枪如命的袁文才非常感动,为了回礼,袁文才又转赠工农革命军一千银元,如此,工农革命军算是正式落脚井冈山。

落脚井冈山,只是工农革命军进入井冈山的第一步,真正要使袁、王所部完全接受革命,还需要对袁文才、王佐部队进行深入的改造。对于袁文才所部,毛主席在进入井冈山的第一个月,就与袁文才展开了深刻的交流,他先是肯定了袁文才对于井冈山根据地的积极贡献,接着又说服农军兄弟进行彻底的改造。为了训练这支队伍,毛主席派出了陈伯钧、游学程等一批军事干部充实到农军队伍之中,除了日常的军事训练,陈伯钧等人还在农军中设立了士兵委员会等战士监督机构,久而久之,袁文才农军的绿林习气终于被完全根除。

王佐所部长年驻于井冈山大小五井地区,对于这支部队,毛主席则采用慢慢引导的方式给予改造。因为王佐所部绿林习气更重,毛主席便先是派出了何长工等政治干部给予军事教育,起初,王佐对于何长工等人有所顾虑,等到何长工帮助王佐除掉劲敌反动民团拿山团团总尹道一之后,王佐才对何长工完全信任。用王佐自己的话说:“毛委员是最有学问的人,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古城会议奠定了毛主席与袁、王所部常年的战友情,这也为之后井冈山根据地的发展和壮大奠定了基础。1928年4月,朱毛红军顺利会师,袁文才担任了红4军32团团长,王佐任副团长。不久,这支部队又参与了保卫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在黄洋界、龙源口等战役中,袁文才、王佐也是屡建功勋。

原来,在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在这次会议上,中央专门做了一个对土匪武装问题的决议,文件中明确强调,应解除被收编或改编的土匪武装,并严厉镇压他们的首领。

不得不说,这份决议案带有明显的激进和偏颇,像袁文才、王佐这样已经融如革命队伍的前“绿林英雄”,不宜再以这样这样的方式对待之,所以,常年深入群众基础的工作的毛主席在主持柏露会议时,便绕过了这个话题,宣布中止会议。柏露会议后,毛主席出于对袁文才的保护,将袁文才任用为红4军参谋长,并随从主力南下赣南,而王佐呢,则继续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

后来,袁文才在工作之余,无意间看到了六大的那份文件,于是,他便擅自离队,悄悄的重新回到了井冈山。重回井冈山的袁文才虽然重新回到了领导岗位,但他随后却给井冈山上的一些土籍干部留下了把柄。

井冈山上土、客籍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1928年,毛主席在给中央文件中就提到了井冈山土、客籍之间的矛盾。

井冈山地区的客籍人,皆为数百年前从北方或湘赣其它地方来的外来人口,他们长期受到土籍本地人的压迫,像袁文才、王佐等人,他们的祖上,就是客籍外来人口。袁文才、王佐在起义驻扎井冈山之初,土、客籍革命派之间还能够相互配合,然而,随着根据地的扩大和斗争的深入,这种矛盾却被无限加大。特别是在关于土地划分和干部选择方面,土、客籍之间经常发生冲突。

红4军驻扎井冈山时,毛主席曾尽力调解两者之间的关系,但因为两派积怨已久,最终没能成功。1929年红4军南下赣南之后,毛主席留下了红32团协助红五军守卫井冈山,在此期间,王佐等人尽力配合彭老总守卫黄洋界,并给敌人造成了重创。当时,柏露会议已经明确做出了不解除袁、王所部武装的决定,但湘赣边界特委的一部分土籍干部却坚持认为袁、王所部是“土匪武装”,于是,土、客籍之间的矛盾便再度凸现了出来。

1929年,永新县县委书记刘真在赴南昌途中,不幸为永新大土豪龙庆楼杀害,有人造谣说是宛希先指示的,于是,宛希先不幸被错杀。当袁文才、王佐等人听到这则消息后,异常气愤,为了敛葬宛希先,袁文才便拉着王佐一起到永新安葬宛希先,此举,引起了永新县委一部分人的不满。宛希先之事后,袁文才、王佐为了充实革命武装,便抓捕了茶陵反动靖卫团团长罗克绍。

袁文才希望利用罗克绍能说服敌人投奔红军,于是他便对罗克绍以礼相待,然而,此举又引起了时任茶陵县委的谢希安的不满,谢希安不明所以,便向永新县委状告袁文才,如此,特委便以此事为借口,决定武装解除袁、王的武装,并杀害袁、王二人。1930年2月22日,永新县委伪造书信,骗袁文才、王佐配合红五军攻吉安,袁文才、王佐不明所以,便率领队伍来到了永新。24日早晨,袁文才在睡觉之时,被闯进门的朱昌偕开枪打死,王佐听到枪响后,知道事情紧急,便打算到宁冈躲避,然而,当他刚刚跑到小桥时,却因失足不幸落水,不识水性的王佐遂被淹死,时年三十二岁。

袁文才、王佐遇害后,给井冈山根据地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袁文才、王佐余部几乎在一夜之间投奔顽军,直到十九年后,我军才重新将红旗重新插上了井冈山。袁、王二人牺牲后,毛主席也陷入了极大的悲痛之中,新中国成立后,经毛主席授意,袁文才、王佐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中国革命的胜利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无数先烈和革命志士用鲜血换来的,当然,这其中也有许多磕磕跘跘。

袁文才、王佐烈士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们同样也值得人们怀念和谨记,向所有曾为革命胜利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和英雄们致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