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忘羡别致向,你是我的光荣270,不用解脱真好

陈情忘羡现代向,你是我的荣耀270,不用离开真好蓝湛扫了一眼旁边惨不忍睹的马桶就知道魏婴刚刚吐过一场,他扯下一旁的毛巾,轻柔地喊了声“魏婴”。魏婴撑着水池边猛然回过头,就在看到蓝湛的瞬间,他那苍白的脸仿佛被笑容映出一层红润来。魏婴脚步虚浮地转身过来,欢喜地喊:“蓝湛!”蓝湛赶紧上前扶住他皱着眉头担忧地问;“还难受吗?”“幸亏早上被你的大餐养过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不是滴酒不沾吗,怎么爷爷那么能喝,关键是啤的我还行,白的我真喝不过他,今天算是勉强应付下来,已经到极限了。

“那他找你都说了什么?”虽然魏婴看起来若无其事,但蓝湛还是不放心,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他说”魏婴刚要把刚刚和爷爷的事理出头绪,胃就不合时宜地闹了起来。

“我这嘴,大概是开光了。魏婴按着肚子疼得腰都直不起来。蓝湛把魏婴扶到沙发上,拿了药和热水看着他服下去,又坐下来让魏婴以舒服的姿势靠着自己。

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渐渐舒展,呼吸也变得均匀,轻轻合上的双眼还带着微笑般的弧度。睡梦中的人是不会掩饰情绪的,不用问蓝湛也猜到了,爷爷大概是答应了。他轻轻拨开魏婴额前的碎发,凝视着这张略显苍白的脸,这个人无论是睡着闹着还是笑着,都让人看不够。

魏婴这么好,爷爷怎么会不喜欢呢!清晨的光弥漫在房间里,一股清幽的檀香闯入了魏婴的梦里,轻柔地把他叫醒。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蓝湛那张清俊的脸近在咫尺。蓝湛半红着脸直起身子靠回床头,温柔地问:“醒啦,有哪里不舒服吗?”魏婴掐了掐眉心,懒洋洋地说:“头有点疼。

“好”没等蓝湛去扶,魏婴抬起两条大长腿一借力就翻身坐了起来,端起床头柜上的碗一口就灌了下去。蓝湛伸出的僵在了那里,被魏婴一把拉住往怀里一带,耳边传来魏婴欢快的声音:“蓝湛,你不用离开我了,真好。蓝湛僵住的手轻柔地落在了魏婴的背后,静静地享受这份久违的温暖,良久才忍不住问:“魏婴,你和爷爷都说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答应?”“我喝得都快断片儿了,那里还记得清都说了什么,只记得最后他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哈哈,一定是我太有魅力了!”“辛苦了。

蓝湛了解他的爷爷的固执,知道魏婴只是说得轻巧,至于他是真的不记得还是不想说已经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回到魏婴身边就够了。“其实爷爷昨天并没有太强硬,大概是这么久了都没能说服你,他已经有些动摇了吧!”蓝湛想起昨天蓝涣跟他说“昨天的事我已经尽力了”,看来在爷爷去找魏婴之前他也帮了忙。不管怎样,爷爷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想知道魏婴怎么说服了爷爷?我也不知道,因为魏婴比我聪明啊,这个理由够充分吧!接下来就剩江家人了,魏婴加油哦!忘羡文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大家支持猴子的白日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