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奢侈”开辟崩盘,足球协会“救急”津门虎从来是救自己

天津曾是中国足球的重镇之一,涌现出一批批偶像级球员,足球带给几代天津人很多值得自豪的回忆。在不长的时间里天津女足消失了,天津天海消亡了,如今连天津足球的老大哥也很可能不保,球迷不理解有情可原。但任何事情都有其内在的“生命周期”,时间一到,不论愿不愿意,该发生的总是要发生,例如曾无比辉煌、如今暗淡无光的辽宁足球。

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天愁明天的日子何时是个头?没有人愿意看到一张亮丽的城市名片消失,但还要从现实角度理性对待职业足球俱乐部轮回。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也做好了个别俱乐部无法参加新赛季中超联赛的预案,前段时间一些具备替补条件的俱乐部都接到招呼,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筹备组何尝不清楚,可能倒下的中超俱乐部不仅仅是“津门虎”。

1月20日,外界流传出一份唐山市发改委、唐山市体育局下发的文件,《文件》中称,当前中超球队中有一支实力较强球队因投资人出现资金问题,无力承接球队支出,导致球队面临转让或解散,唐山市领导高瞻远瞩,捕捉先机,有意引入该中超球队。

外界推测,已更名为河北队的华夏幸福俱乐部可能迎来转机。

另外,据报道重庆当代已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有数家当地企业愿意投资,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在增加。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队的处境也不太好,一样面临倒下的危险。

外界的某些评论常常把俱乐部财务困难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扯到一起,认为打消了投资人的热情。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但不是绝对因素。导致不少俱乐部行将崩盘的根本原因是前十年的“过度消费”,以并不张扬的津门虎为例,700万进项不够给两名主力队员发工资,即便没有名称去企业化、没有疫情导致的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等客观因素,又能维持多长时间呢?俱乐部名称不去企业化,就能让投资人的热情不减?想法未免太过简单。

相关文章